大圖: 日本戰犯鈴木啟久的部分筆供原文(左圖)和鈴木啟久筆供的中文譯文(右圖)。
  小圖:日本戰犯鈴木啟久肖像。(均據新華社發)
  在“盧溝橋事變”77周年即將到來之際,中央檔案館從館藏檔案中選取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的45名日本戰犯親筆供詞檔案,首次通過互聯網向社會全文公佈,以無可辯駁的證據,揭露日本侵華期間犯下的反人道、反人類、反文明暴行。
  《日本戰犯的侵華罪行自供》發佈網址:http://61.135.203.68/rbzf。從7月3日起,中央檔案館每天公佈一名日本戰犯的相關檔案,持續45天;首個公佈的是鈴木啟久的相關檔案。
  戰犯自寫滔天罪行
  新中國成立後,共接管和關押日本侵華戰犯1109名。1956年,在押的1017名罪行相對較輕、悔罪表現較好的日本侵華戰犯被先後分三批免予起訴,並立即釋放。職務較高、罪行較重的45名日本侵華戰犯,則被提起公訴。
  筆供、口供材料,檢舉、控訴材料,前往犯罪現場實地調查,聽取受害者和目擊者的證詞……每一個戰犯的罪行,都經過了廣泛且細緻的調查認證,並形成《偵訊總結意見書》。
  “每個戰犯都在《偵訊總結意見書》後面,對其罪行進行確認並親筆簽名,在此基礎上再對45名戰犯予以起訴。”中央檔案館副館長李明華介紹說。
  正是這些戰犯親手寫下的供述,翔實地記錄下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惡。細菌戰、毒氣戰、屠殺平民、虐待戰俘、人體試驗……一項項獸行罄竹難書。
  在戰犯大野泰治供述里,這樣一段話令人毛骨悚然:“1935年8月兩個月,從以橫島河子為中心的地區逮捕許多中國人民,其中26人禁拘於警署,用毆打、灌涼水、捆弔等方法拷問。其中2名抗日思想濃厚的由石田斬殺,將頭烤焦,用腦漿配藥送來哈爾濱,我吃掉了其中一個。”
  面對正義審判,所有被告戰犯在受審判的最後陳述中,都承認了起訴事實,並作出懺悔。“我的罪行實在是無比凶惡和殘暴的,它是已經寫在歷史上的無可否認的事實。”戰犯長島勤說。
  血色記憶刻骨銘心
  然而,數十年過去,當善良的人們呵護著來之不易的和平,當二戰已經在歐洲翻過了歷史的一頁,如今的日本政要卻公然顛倒黑白、混淆視聽,頻頻發表否認和美化侵略歷史的言論,踐踏歷史事實和人類良知。有關專家指出,日本執政當局如果在開歷史倒車的道路上一意孤行,將帶來一系列嚴重後果。以青年一代為例,現在的日本青年沒有經歷過戰爭年代,對歷史的初步認識主要靠學校的歷史教育。一旦接受錯誤史觀,日本年輕人將如何與亞洲鄰國的民眾相處?
  “當年的日本侵華戰犯是在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教育和感召下,才對自己的罪行進行了反省,並記錄下來。”在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長蔣立峰看來,公佈於互聯網上的戰犯筆供,不僅是回擊日本右翼勢力謊言的鐵證,還能在更大範圍內發揮影響力,讓不明真相者看到真相,看到那些慘絕人寰的血色記憶。
  “我們之所以要通過網絡公佈日本戰犯的筆供原貌,就是要表明這些筆供是戰犯本人寫的、經本人簽字、是不容否認、不容置疑的。”李明華說。
  正視歷史啟迪未來
  面對罪惡的戰犯,中國人民回報以寬恕。當年,45名戰犯被從寬處理,分別判處8年至20年有期徒刑。服刑期間,中國政府允許戰犯家屬到中國探視。
  “我們在過去由於所受的升官和軍國主義的教育,走錯了真正愛國的道路,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甚大的苦難,在聖戰的外衣下進行了許多慘無人道的行為。現在既然認識到這點及戰爭的凶惡,就應以直接侵略中國的負責人以及作為人的立場必須贖自己的罪惡。”戰犯城野宏對前來探視的妻子城野綾子說。
  戰爭親歷者的反思,言猶在耳。環顧世界,當德國以真誠的懺悔,贏得世人的原諒與尊重時,作為二戰中亞洲戰場加害方和戰敗國的日本,其領導人至今還企圖為侵略歷史翻案,這為全世界所有愛好和平的人們敲響了警鐘。
  歷史,永遠不容忘記。
  “我們決定在今年盧溝橋事變77周年到來之際,在互聯網上公佈日本戰犯的侵華罪行自供,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瞭解歷史真相。牢記歷史,並不是要延續仇恨,而是要以史為鑒,面向未來,防止歷史悲劇重演。”李明華說。
  (據新華社北京7月3日電)  (原標題:45名日本戰犯親筆供詞首次公佈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hc20hckg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